I‘ll love them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.

One day

*主盾冬。微贾尼,微锤基出没(防止有菇凉被雷)

*处女同人文还是给了盾冬,文笔什么的已经放弃治疗。

*感谢 @Luke 提供的录音日记梗,终于写出了一个梗的感觉怎么这么美妙

*设定为队长找回了吧唧,妇联一起在史塔克大厦甜蜜的日常

*寇森没有死,没有死,没有死(因为后面有提到= =我还是很喜欢他的)

 

这是不同寻常的一天。

 

Tony Stark盯着眼前的甜甜圈,饥饿的胃发出呻吟,提醒他该进行迟来的早餐。但是直逼面门的低气压让他不得不停止任何动作,包括直视对方

 

“……”Winter Soldier发动了如其名字一般的攻势,凌厉的眼神刷刷刷打在Tony身上

 

这副画面十分奇怪。自从Steve锲而不舍历经磨难找回了他的Bucky,妇联群众就已经习惯于另一幅画面:男友力破表的美国甜心Steve和冷酷寡言,实质上和小鹿斑比一样的冬日战士Bucky,两人在一起无视他人,自顾自地谱出一段冬日恋歌。

 

除了Steve,Bucky基本没和其他人说过话。偶尔Natasha会来找Steve,勉强和她说几句。Thor不在,Clint到地球另一面做任务去了,就算Coulson经常过来拜访也不会和他说话的,而Tony,更是被他完全无视,尽管他被安顿在史塔克大厦,并且经常会见到他,也毫无尊重其归属者的意愿。

 

所以今天Bucky特地来找自己,不得不说,Tony也吓了一跳。

 

看来这注定是不同寻常的一天。

 

“亲爱的巴恩斯先生,如果你是想吃甜甜圈的话,我可以把这盘都给你,然后回房间去,好吗?”Tony顶不住压力,语气诚恳地发问。

 

Bucky快速地看了一眼盘子里的甜甜圈,又看了一眼,忍不住再看了一眼。Tony用惊人的忍耐力憋住了笑,试图把视线放在Bucky的金属手臂上,他承认他对这手臂一直很感兴趣。

 

于是叼着甜甜圈的Bucky和Tony 在一起的画面就更奇怪了

 

Tony开始思索,难道是因为这次Steve执行任务执行得太久,Bucky实在太孤单,忍不住来找其他人玩了吗。这个想法令他一阵恶寒。没办法,和机器谈恋爱谈久了,对人类之间的感情就有点笨拙了,何况Captain今早上才出发。

 

正当Tony胡思乱想之际,Bucky 咽下最后一口甜甜圈,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,放在桌上。

 

Bucky无视对方瞪大的眼,慢慢地说:“在Steve的抽屉里找到的,被我不小心……弄坏了。”

 

虽然被弄坏了,但还是看得出来那是一个十分精致的冬兵人物模型,发型,服装,甚至金属手臂都和冬兵一模一样,就是一个缩小版。然而模型胸口位置本来是一块圆形触摸屏,但已经被粗暴地破坏了。整个模型布满大大小小的裂痕,没有碎成片都是万幸。

 

不知不觉,Bucky露出了那迷茫,让Steve无数次化身“买买买”星人的表情。他拿出了他认为最诚恳的语气,说:“修好它。”

 

实际上他认为大可以用武力迫使这一切,捏住对方的脖子按在墙上,效果肯定好很多。但Steve老是说要友好的对待他人,对待朋友,大家都是好人。何况他现在是有求于人,面前的矮个子虽然看起来很弱,但是Steve说他有一套十分强大的金属壳,还让他们住在这里,最好不要惹他。

 

尽管有种种原因,为了修好这个模型,他不介意把身份放低,这才是最重要的原因。对,他并不怕那个所谓的金属壳,是这样的。

 

Tony沉默地将模型拿在手里,在破碎的触摸屏上一按,整个模型咔嚓一声完全裂开来。在Bucky惊讶又愤怒的眼神中,他从模型里取出了一块芯片。

 

“Jarvis.”Tony小心地把芯片放在了伸过来的一只机械臂的手掌中,“你知道要做什么。”

 

转过头来,Tony不出意外地看见愤怒的冬兵皱紧了眉头。

 

叹了一口气,Tony心想这两人怎么都喜欢折磨别人,果然是一对。他连忙出声道,“别生气,那本来就是一个录音设备,只是我应他的要求做成了你的样子而已。”

 

Bucky等着他的下一句解释,因为这一句对他来说信息量有点大。

 

Tony不知不觉放慢了语速,“你知道他有多在乎那个曾经失去的巴恩斯中士,自从他看到了现在的你,决定找到你以后,便陷入一股复杂的情绪漩涡,思念,自责,责任心,痛苦与焦躁等混杂的情绪。虽然他谨记保卫国家的使命,但你的事情使他一直以来的坚定有所动摇。”

 

“这是机器检查出来的结果,”Tony平静地说,“Natasha觉得如果不给他一个宣泄的出口,可能他会得上心理疾病,血清可对心理没有作用。Cap的话本来就没多少,何况他又能找谁说?别说我们无情,他与我们不同时代,我们不会懂他在说什么。没人能懂的笑话,本来就够让人尴尬的了。”

 

“最后我们看了一些心理学研究的报告,决定给他制作一个录音装置,和心灵的树洞是一个道理。他对此很感动,但也提了一个要求,想把设备做成你的样子。”

 

“事实上应该有两个装置才对。一个是巴恩斯中士,另一个是冬日战士。通过他过目不忘和绘画天才的改造体质,我们成功地制作了两个和你一模一样的模型。感叹一句,就算过了七十多年,他还是对你曾经的面容记得一清二楚”

 

Bucky看上去正艰难地消化着这一连串信息。这时又一只机械臂伸到了他面前,将一个全新的冬兵模型放在桌上。

 

Tony笑了,“你肯定是用力过度了,Bucky先生。我建议你使用的时候用右手,你的左手看起来并不能控制力道,其实如果你愿意,我很想仔细研究研究……”

 

打断他的是Bucky狠狠的一瞪。

 

“不准叫我Bucky,还有……”Bucky 顿了顿,很不情愿地吐出几个字,“我不会用。”

 

Tony很想笑,却突然一阵心酸。

 

“是啊,你们应该连俄罗斯方块都搞不定吧。我马上给你写一份说明书,上帝,我简直看不下去了……”

 

Tony仍会记得那段时间Steve的表现。那个强大的人终于露出了软弱的一面,比寻常人更难安慰的软弱。他像是陷入迷茫与坚定的境地中,艰难地找到了出口。当他把冬日战士带回来后,那喜悦的神情,在阳光下犹如发光的笑容,大家都永不会忘记。

 

虽然那个有点古板的家伙解释了几次“我和Bucky不是恋人关系!”但是没人听他的。在Tony理性地看来(并没有),这两人什么都没做错,只是命运拆开了彼此。Natasha表示,最好的朋友也好,恋人也罢,她已经不忍再见到他们分开的场景,再见到那个失魂落魄的Steve,大家应该尽量帮助他们,这也是朋友应该做的。

 

Bucky看着眼前喋喋不休的小个子,伸出右手小心翼翼地将冬兵模型放进了外套口袋里。

 

……

 

回到他和Steve的房间已经是中午,Bucky想起今天早上Steve走的时候叮嘱过他要好好吃饭,买来的食物都在冰箱里。冬日战士觉得自己不需要勤快地进食(并且他也不想靠近冰箱),但今天发生的事让他有点饿,尽管才吃完一盘甜甜圈。

 

他下意识地伸出左手,却在触到冰箱把手时停住了。他想起了自己按碎触摸屏的事和矮个子的建议,缓慢地伸出右手拉开了冰箱。

 

扑面而来的冷气让Bucky感到不快,在Hydra被冷冻的记忆如此深刻,就算被洗脑也不会遗忘那冻彻心扉的寒冷。他匆匆地扫了一眼,大多是不认识的东西,一直都是Steve管理着两人的食物,他不会也不想学(金属手臂也很碍事)。最后他还是拿了一盒牛奶,迅速地关上冰箱。

 

Bucky坐在床上,默默地喝着牛奶。经过Steve的悉心教导,他已经大致知道了许多现代词汇。比如他正坐在一张King-Size的床上,面前是一台电视机,床旁边是收音机,时不时自己还要被塞进浴缸,让Steve用一个叫做莲蓬头的东西给自己洗澡。

 

喝完了牛奶,Bucky隔着大半个客厅精准地将空盒子扔进垃圾桶,清脆的响声显得有点刺耳。

 

他意识到只是太安静了,所以才刺耳。

 

平日里房间里会充斥着Steve的声音,什么“Bucky你喜欢穿什么样式的衣服”“今天准备吃什么”“Natasha和Clint又吵了起来”,之类的。还有他不变的,温柔宠溺的笑脸。

 

Bucky不由有点怅然若失,随即又烦躁起来,自己为什么要因为他不在而这么郁闷?

 

被Steve带回来很久了,他对自己的过往已经有了大致的印象,尽管他还没有找回记忆,他已经潜意识地把Steve当成了朋友。

 

当成了自己唯一的依靠

 

Bucky皱紧眉头,眼神扫过床头的闹钟,发现Steve离开了还不到3个小时。

 

才三个小时就觉得受不了吗?

 

心里隐约有个声音提醒他,是的。

 

Bucky犹豫着,已经不想再找借口,对,就是想听一听他的声音。

 

按照那十分详细的说明书(“我实在不忍看到你们再这样下去了,听完录音你会有很大收获的”——Tony原话),Bucky轻柔地用右手按着触摸屏。操作了一会儿后,他停顿了一下,还是戴上了耳机。

 

“今天是4月30日,是这么多天以来我感觉到最好的一天。虽然才被诊断出轻微的焦虑症,但是谢谢Natasha,谢谢Tony,谢谢Jarvis,他们给我制造了两个录音装置,可以让我畅所欲言。我十分感动,因为我是真的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。

 

本来我拥有最好的聆听者,但是后来我失去了。对,就是你,Bucky。当我还是那个布鲁克林小子的时候,是你一直在我身边,倾听我所有的心事。当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我还有你,然而现在我拥有的只是两个冰冷的机器。

 

在失落了一段时间后,我重新找到了目标。我知道我一定要去找到你。当初没有抓住你的手让你掉下去后,我并没有想过去找你,只有因为失去你而痛苦。但现在我已经见到了你,并且还被九头蛇利用,如果我不把你救回来,我就不配做你的朋友。

 

有时也想过如果当初我跳进冰天雪地去找你结局会如何。我不愿意承认当时的自己居然放弃了那个机会。既然我已经放弃了一次,这次我就一定要去找你。

 

等我,Bucky。”

 

第一次通过这种电子产品听到Steve的声音,感觉有点奇怪。Bucky愣愣地沉浸其中,每一个单词,每一个字母,渐渐被大脑吸收,拼凑出它们的意思来

 

回忆起今天Steve离开的时候,也笑着说了声,“等我,Bucky。”

 

没等他反应过来,录音已经自动播放到下一条。

 

“今天是5月4日,Thor带着Loki回来了,听说他们已经解决了阿斯加德与约顿海姆的纠纷。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,他们向我们宣布了他们结婚的消息。Natasha应该是看见了我震惊的面孔,仍然用一种教导的口气笑着对我说:‘Captain,同性恋在这个年代已经不是少数了,这应该作为你新的补习目标。但是我认为你已经知道了这个词的意思,比如你和……’剩下的那个名字,她故意没说出来。

 

当我走在大街上时,不时会看到两个男人甜甜蜜蜜地在一起,这个年代赋予他们新的名字:同性恋。但是我得承认,在过去,我和Bucky也做过类似的事情。那时我们会经常勾肩搭背地去喝酒,一起搭讪女孩子,也牵过手,也会在公寓里醒来后迷迷糊糊地给对方一个早安吻,甚至,恩……也帮对方,呃,自慰(小声)过几次。但那时我的心里很明白,我们的行为是非常正常的。

 

那时大家不会叫我们“同性恋”,在他们眼里我们是好兄弟,是好朋友,生死之交。

 

所以,当我决定去找回那个冬日战士的时候,Natasha,Tony,甚至Sam都以一种“我懂的”的语气,把Bucky当成了我的恋人。我曾经解释过,但是他们也只是内涵的笑。没错我讨厌那种笑容。

 

我并没有过度地去思考过我和你之间的关系,过去我们都有自己的生活,但是现在,我会偶尔产生一种我们只有彼此的感觉。

 

尽管你没有想起来,对于冬兵来说,任务才是唯一的目标。知道你是冬兵以后,Natasha让我赔偿她的精神损失费。我认为她……”

 

这里突然被一个女声打断了,“Cap,请赶快来S.H.E.I.L.D一趟。”

 

随着Steve的应答,他停止了录音,5月4日的结束了。

 

Bucky没有停下来思考同性恋的问题,继续听下去。

 

一条条录音,Steve有时讲述的是当天的流水账日常,或者任务,有时是其他朋友的事情。他并没有每天都录一次,剩下的几乎都是零散的语音片段。

 

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他自己所说,憋坏了?他有时会激动得冒出一连串话来,然后发出er…em…的声音将自己逗笑。真是有够蠢的,Bucky心想,因为Steve经常会对他露出傻笑。

 

但不管怎么笑怎么倾诉,Steve仍然离不开一个词,孤独。

 

“Loki说过我是一个过时之人。他虽然说话很刻薄但是说的都是实话。有时我很佩服Thor,那么别扭的人居然也有承认自己心意的一天,他到底做了什么?但是Loki在纽约的暴行,我也不会忘记。”

 

“今天看了一本书,名叫《时间旅行者的妻子》。我觉得我的经历和穿越差不多。与现在穿越到过去相比,过去的人要适应现代生活要难得多。我没有资格嘲笑Thor刚来地球时干出的一系列傻事,我自己也好不到哪去,哈。”

 

“现在好多了。唯一的感觉就是我变得异常孤独。Natasha老是让我去找一个女孩子做伴,向她倾诉我的孤独。但我觉得她们不会懂这一切,不会懂这个不解风情的人。不是没约会过,但她们经常会忿忿离开,就算我是美国队长也一样。我身边的好女孩很多,比如Sharen,但她适合当伙伴而不是伴侣。

 

真正的伴侣是怎样呢。有时我会想起Peggy,她对那个布鲁克林小子很好,但是,恩,说真的,当时的Captain没有想过,和Agent Carter的未来。她是个好女人,是我认为除了Natasha以外最好的。但是,七十年前的那场约会我已经错过了,还好事情的发展也不是很糟,最后她遇到了更好的人。我为她感到高兴。

 

所以,不知不觉说了这么多,我心里对伴侣二字的理解,不知道是加深了还是更加迷糊了呢。”

 

“我无比清楚的一件事就是要找回Bucky。

 

我为这个决定找了很多个理由,Bucky是我最好的朋友,Bucky正被九头蛇利用我一定要救他,我承诺过会陪他到生命尽头,也许找回他以后,我不会那么孤独。

 

找回他以后,也许我又有一个家了。”

 

“那天谈过同性恋的话题后,我认真思考,也许我和Bucky之间并不是那种感情,但我能确定的是,我不能失去他。我失去过一回,现在怎么能再度失去?

 

当然,er...如果真的有一天我发现我爱上了Bucky我也不会惊讶的,说实在的,当年没有哪个女孩子不喜欢他,在军队的生活中,也有几个士兵隐晦地向他表达过爱意。Bucky对我说这件事的时候感到不可思议,看来他并没有意识到James Barnes是个万人迷。

 

他陪我走过那么多年的时光,照顾我,安慰我,我没想过有一天会离开他。如果我对他的感情已经逐渐地,悄悄地蜕变成了,恩,爱情,其实,em...也不坏是吧,哈。

 

那么,我就有了一个更加坚定的理由了。等我,Bucky。”

 

……

 

5月10日,Steve唠叨了一堆当天的任务相关,得出“没有什么会比Hydra更难缠”的结论,并且最后像是嘟囔了一句“Bucky,那都是因为你。”

 

5月13日,没有任务,Steve去了图书馆,按照他写的“补习”笔记看了一天的书,他觉得《莫里斯的情人》写得很好,但也对推荐此书的娜塔莎表示了疑惑。他说等找回了Bucky一定要让他也看看这本书,最好两个人一起看。

 

5月14日,没有任务,除去补习书本,电影方面也不能落下,Steve已经能完美地自己进行去电影院观影的流程。在忍受了前排小孩的大哭大闹,邻座女人不停地擤鼻涕的举动,以及时不时有人大声讲电话等后,Steve认为《超凡蜘蛛侠2》是一部好电影,值得再看一遍。当然,他十分乐意带着Bucky去电影院看,就算再忍受一次也无妨。

 

Bucky仍然像之前一样,默默地听着Steve的声音。也许他并没有认真听,事实上他也不能完全明白,里面有些名词他不知道。与他相比,Steve与现代社会相融的程度更多。

 

14日的听完了,Bucky静静地等着下一条。

 

“今天是5月17日。”

 

然后是大段大段的沉默,Bucky怀疑自己是不是按下了暂停键,他低头看了一下,没有按错。

然后Steve的声音传了出来,似乎发生了什么,声线低沉,不像往常一样。

 

“这十多天来,我都像一个傻瓜一样对着这机器絮絮叨叨,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去回放我的录音。

 

但我想,如果这家伙真的是Bucky,我说的话,一定会更多,会让Bucky忍无可忍地揍我一拳。

 

我会告诉他自从我决定找到他后我做的事情,告诉他自从我七十年后醒来后的所有发现,告诉他七十年前他掉下去后发生的一切,一切。

 

我曾经以为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,随时都可以像小时候一样,把沙发垫子铺在地上,躺在上面畅所欲言。我看着他沉沉睡过去,再帮他整理额发。

 

Bucky,我还有好多话想对你说,却没有机会。

 

整整七十年,想听我说什么的人,应该没有了吧,除去美国队长这个头衔,我只是一个来到了错误的时代的人。除去做任务,除去保卫国家以外,我竟找不到什么理由支持我活下去。

 

现在我是不是找到了?

 

Bucky,如果你回来了,我一定会把我的想法全部说给你听,面对装置,我也许说不了多少。但如果真的面对着你,我说三天三夜也无所谓,你不愿意也无所谓。

 

我好想你。

 

也许我的脑袋中有更多奇奇怪怪的话语需要告诉你。

 

但是此刻我想说的,我能说出口的,就是我真的好想你。

 

想你……

 

想念那个James Buchanan Barnes,James,Barnes,Bucky,Bucky,Bucky,Bucky……”

 

Steve低沉的声音,缓缓地念着Bucky这个名字,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发音。

 

Bucky想自己应该流泪了。

 

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按键。

 

“5月18日,昨天应该是有点醉酒,虽然我自认改造后身体非常不错,但是我低估了这个时代大家对酒精浓度的要求。应该说了很多奇怪的话,希望我能够想起来,但又有点不希望。Well,今天还是没有任务,我去了游乐园……”

 

Bucky关掉了装置,轻轻甩到枕头边,他倒在柔软的床上,闭上眼睛,慢慢蜷曲身子缩成一团。

 

被破坏了数次的大脑,此刻因为Steve的声音缓缓运作起来。

 

他曾是自己的任务,Hydra的敌人。但他却说不会和自己打,并且他觉得他认识这个人。

 

周围的人讲述他之前被洗脑无数次的遭遇,那时他就觉得之所以会感到“认识”,也许是因为一种名为“在乎”的情绪。

 

他不知道他有多么在乎Steve,冬兵只是一个杀人的机器,机器本应没有情绪。被救回来的冬兵一开始仍是满脸戾气,稍不注意就会弄坏什么东西,除了Steve,大家都不会主动靠近他,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。那个被冰封了,被洗脑了那么多次的人到底会想什么,没人会知道。

 

是啊,除了Steve,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人这么关心他了。而他在想什么,也只有Steve才想知道。

 

耐心地教他一切。就算睡觉时经常会被挨揍但还是坚持和他一起睡,只为了不让他再害怕。每天温柔地把他唤醒。用拙劣但是日渐进步的厨艺给他做饭,他的一句“好吃”就能让对方高兴半天。

 

他没想过Steve的想法。他本来对一切都无所谓,自己的生命,或者别的什么。Steve说他们是朋友,艰难地把他带回来,他一开始也是无所谓的,在他看来在神盾局和在Hydra没什么太大区别。

 

后来Steve就成了最大的不同,这是他没想到的。

 

曾经红发女人上门来找Steve,不留情地嘲笑道“Cap你现在真成了一个保姆。Babysister America?”

 

Steve没有停下倒牛奶的动作,笑了一声,“以前是Bucky在照顾我,现在换我来照顾他。这是我的责任,也是我想做的事。”

 

虽然那个“baby”正盯着电视机,但还是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

当天晚上的洗澡进行得比以往顺利很多。

 

这就是在乎吗?

 

思绪在过去与现在之间交叉,Bucky突然觉得很累很累。他几乎是迫切地想进入睡眠状态,逃离这一切他所接收到的信息。

 

这样也许一觉醒来,Steve就已经回来了。

 

Bucky刚被带回来时,每晚仍会做些相同的噩梦,并且会被一些细微的声响吵醒。Steve陪他一起睡时,更是经常控制不住自己,使他挨了很多次打。后来情况有所改善,自己渐渐能够摆脱那些梦境,也不那么容易被吵醒了。

 

有一次他对Steve说“我一觉睡到了天亮,没有做梦,没有被吵醒。”

 

他不敢确定,但是Steve缓慢地抱住他的时候,他能感到对方的颤抖。

 

“Bucky,我很开心。”

 

他把脸埋进他的颈窝,小声地回答。

 

“我也很开心。”

 

……

 

Bucky不知道自己睡得好不好,他又做梦了。但不是噩梦,他梦见了Steve。他们在一个小巷子里,虽然面前是个矮小瘦弱的家伙,但是他肯定那是Steve。自己仿佛是第三个人,因为他还看见了自己。

 

很奇怪的感觉,但是并不坏。他看见自己笑了,伸手揽过Steve,两人一起向外走着。他看着他们的背影,想追上去,但身子却生根般扎在原地。他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渐渐融化成了一堆模糊的光晕,透着一股莫名其妙的美好,令他有流泪的冲动。

 

Bucky猛然地睁开了眼睛。

 

已经是晚上了,此时屋子里唯一的光线就是床头灯撒下的柔和的光。Steve穿着家居服坐在床边,就着灯光做着什么。

 

Bucky一下子坐了起来,把Steve吓了一跳。这时他才发现Steve在包扎自己的左臂,绷带下隐隐透着鲜红。

 

“Bucky你醒了?”Steve见他仍盯着自己的伤口,给他一个安心的笑容,“没事,他们帮我处理过了,我刚刚只是换药。”

 

面对着那熟悉的脸庞,Bucky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。他今天知道了录音的事,听了Steve的心里话,受到了很大的触动,甚至开始思考这一切。他迫切地希望见到他,但是等真的见到了,他又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。

 

似乎是习惯了沉默的Bucky,Steve摸摸他的头,说:“饿了么,我去给你做晚饭。”

 

不等Bucky回答,他一转头,余光看到了枕头边的冬兵模型。

 

一瞬间的尴尬和沉默。Bucky知道自己必须要说点什么了,他像是在思考,慢慢地说着,“我听了,听完了。”

 

Steve应该是害羞了,清了清嗓子,低下头不敢看他,小声地说:“很久以前的事了,我都忘了放在哪里了,居然被你找了出来……”

 

“在抽屉里,和另一个放在一起,端端正正,光洁如新。”Bucky继续说着,Steve的头埋得更低了。

 

接下来又是沉默,但Bucky不想再沉默。

 

“Steve,谢谢你。”他犹豫了一下,仍然伸出手去抱住了那个感到狼狈的人。

 

“Bucky?”不得不说Steve被吓到了,洗脑后的Bucky从没主动抱过他。

 

心中好似有千言万语,却堵在胸口。这个男人的无助,不甘,想念,坚定,都是为了自己。沧海桑田,但是他从未改变。

 

虽说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来打破凝滞的空气,但是Bucky只有一遍遍地,不厌其烦地说着谢谢你。

 

他想不出别的词,别的句子。

 

谢谢你没有放弃我,谢谢你坚持把我带回来,谢谢你照顾我,谢谢你呆在我身边,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。

 

Steve环住他的背,因为这一声声的谢谢你而颤抖起来。“Bucky,该说谢谢的是我。”

 

他退后,看着Bucky的脸,看着那双眼睛。

 

“我渴望找到你,也渴望找到我自己。这个世界太复杂,我一个人太孤单。”

 

他凑上去,吻了一下Bucky的额头。

 

“谢谢你,即使被洗脑了还是没有忘记我。Steve和Bucky不能分开。我不想当你想起我的时候,我已不是我。当我找回了你,我也找回了我自己。我还是我,所以,谢谢你。”

 

他们直视着彼此,相隔七十年的容颜渐渐重叠起来。Bucky下意识地也凑上去吻了一下Steve的额头,然后才反应过来,不自主地把脸别开。

 

“刚刚我做了一个梦,好像是,以前的我们……”Bucky小声地说。

 

Steve还处在那一吻的震惊中,呆呆的问,“以前的我们?”

 

“我们正走向未来。”

 

毫无预兆地,Steve吻了上来。Bucky愣了一下,正想一拳过去,但是脑海中却鬼使神差地闪过一句话:这就是如他所说的,他爱你。

 

温柔的令人心碎的吻,小心翼翼拭去泪水的手。

 

Bucky闭上眼睛,生涩地回应着这个吻。

 

谢谢你,我也会学着去爱你。

 

两人在灯光下无声地亲吻,仿佛是七十年后的第一次触碰彼此。

……

 

又一次被冬日战士破门而入,Tony表示很无奈。

 

不等他发表任何感叹,Bucky坐下来,把两张图纸放在桌上。然后盯着他,慢条斯理地说,“我要两个录音装置,做成Steve的模样。作为回报,你可以研究一下我的手臂。”

 

啥?Tony万万没想到是这种结果,仍呆呆地喝着蔬菜汁。Jarvis则迅速反应过来,机械臂伸过来取走了图纸,回复道到:“好的巴恩斯先生,不出意外下午就可以拿到成品。”

 

“那我下午再来。”

 

等到Tony反应过来,Bucky已经离开了。他把杯子放在桌上,忍不住笑了。

 

他也算帮了他们一个忙了是不,得先想想等会儿要测试那手臂的方法……

 

“他让我下午去拿。”Bucky对Steve说。

 

两人穿着便服,边说边向大厦门口走去,今天他们要去看电影,正是Steve提起的《超凡蜘蛛侠2》。

 

努力想着惊呆的Tony是什么样子,Steve笑了起来,说“为什么那么想要?”

 

Bucky扯了扯头上的帽子,停下脚步不作回答。两人站在灿烂的阳光下面,周围人来人往,世界一片喧闹,还隐约闻得到不远处冰淇淋车上飘过来的草莓香气。

 

过了很久,他才抬起头对Steve说,“我怕以后我又失忆了,有了录音,我也许就能想起来。”

 

Steve看着他,叹了口气,挫败地说:“Bucky,在大街上,我只有忍住抱你的冲动了。”

 

他牵住他的手,轻声定下了承诺。“我会陪你一起想,无论用多长时间,直到你记起来。”

 

Bucky回握过去,看着Steve露出那仿佛在发光的笑容。

 

这个笑容,不管怎样他都忘不掉。

 

他们牵着彼此的手,一起走向未来。

    

后记:有一天Coulson敲开了Tony的门,各种威逼利诱想让Jarvis给自己也做一打美国队长模型。

 

“你也有金属手臂吗?”Tony不为所动。

 

Coulson表示很伤心。

评论 ( 18 )
热度 ( 71 )
  1. 水知寒Lelun天然理心流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Lelun天然理心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