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‘ll love them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.

【destiel】Magic Flesh

*情人节小短文,我发现我真的不适合(也不会)写h,但是这随便的文风我又写得很顺畅

*此时的Cas还没有和女猎人做也就是完全没有经验= =其他的设定什么的,忘了吧

Dean现在很不好受。

他心中充斥着后悔,早该在一进门就应该和Sam一起把那该死的女巫拿下,而不是在Sam不在的情况下单独行动,还和她扯了几句废话,虽然她比他之前见过的任何女人还漂亮。现在想想自己真是太蠢了,估计那个碧池用了些法术改变了自己的面容,Sam不也和海妖上过床吗,那时Roberts医生可是披着一副正常的皮囊。

他一直在低声咒骂着,企图忽略他越来越热的身体和那难以忽略的小帐篷。

这应该是强力的催情魔法,他来不及防备,被女巫临死前的咒语砸了个劈头盖脸。没准是念错了咒语,但是他可不知道被杀死和被催情哪个好一点,尤其是现在瘫软在床出不了门找人解决的时候。

“Sam you son of a bitch!”为什么这个时候会去调查另一个女巫并且电话也打不通?!虽然Dean马上意识到他刚刚骂了自己的母亲,内心中小声道歉后继续呼唤起Sam来。他并不介意自己的弟弟回来后看到这一幕,只希望他赶紧找一个女人过来。

他觉得和以前的那么多次经历比起来,这次自己才是勃起到了极点。应该做点什么,他想了一秒,然后挣扎着把牛仔裤解开,半褪下来,伸手开始抚慰自己的小丁丁。

摸到的那一瞬间他才发现,那儿已经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。Dean努力回忆着以前和那些女人上床的情节,幻想着正有一个美女趴在自己的胯下。

他躺在床上,听着自己越来越粗重的呼吸。五指姑娘的经验丰富,拇指不时按压着前端,被不断流出的液体染得湿漉漉的,其他的手指则紧紧圈住,快速地上下撸动着。

不一会,除了液体越来越多,射了一次后,并且精液已经打湿了内裤外,Dean没有得到任何发泄。

他看着一柱擎天的小丁丁,刚升起的一丝自豪感(我有这么大啊)就被浓浓的浴火与燥热压了下去。

不够……不够……再这样下去会死的。他眼前甚至都飘过了明天的报纸头条标题:阳爆而死,房事情趣需谨慎。摇摇头把那念头甩开,右手已经很酸了,他试图换成左手,左手的经验没有多少,但他顾不得那么多了。

来来回回弄了半天,Dean双手都疲惫不堪,但是情况仍然没有得到改善。在此期间他不懈地喊了几声Sam,仍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

算了,不能事事都指望那个家伙。想想看,这个时候还有没有其他人可以帮帮他,有没有人会随时出现在他身边对他伸出援手,答应他任何的要求,不管是无理还是无礼。

毫无疑问,只有那只天使了。

“Cas!Castiel!”Dean开始大声喊起来。这只天使总是会出现在他需要的时候,虽然对其他天使(除了Anna)甚至上帝的印象都不怎么好,但是Cas一直都在帮助他,让他在黑暗的时候还会保持那么一丁点信仰。

“Cas!你在哪里!Fuckyou!你到哪里去了!”

“Hello,Dean。”

那是他一贯的开场白,没错,开头几次听到的时候,总是伴随着高大上的天使形象,但是这一次那强大的气场在看到Dean的样子后消失殆尽。

“……”

Cas沉默地看着眼前这一切,Dean面色潮红,赤裸的上身挂着零星的汗水,而右手则伸进了已经皱成一团的牛仔裤里,做着一些秘密动作,不,事实上,小丁丁早就从裤子里探出了头来,对着已经呆住的天使打着招呼。

Dean很想再欣赏一会儿Castiel呆萌的神情,但是快要爆炸的下身提醒了他该做什么。他眼里充满了渴求,喘着气对Cas说:“帮帮我,Cas……求你……”

“帮我找个女人”这句话还没说出来,Dean就被Cas的举动给吓得自动闭上了嘴。

Castiel伸手轻轻地覆盖在Dean的右手上,指尖则不经意地滑过敏感的顶端。

他歪头疑惑地看着瞪大眼的Dean,“……这样?”

Dean一时说不出话来,Cas的手指没有自己的那样粗糙滚烫,而是冰凉的,并且也不像以前那些柔软滑腻的女人的手。第一次体会到那种骨节分明的触感,自己有一瞬间的颤抖。来不及思考天使附身会不会改造人体这个问题,他就抽了口气,被Cas直接握住的茎身正在兴奋的抖动。

“你这小子,嘶……无师自通了?”Dean半是享受半是痛苦地呻吟,Cas手下的性器受到的是绵长又甘美的刺激。Cas没有回应他说的话,只是耐心地,用手一遍遍抚摸着,不时被爆起的青筋硌一下。

为什么自己弄的时候半天没反应,就被Cas摆弄了一会儿,Dean就觉得一股热意直冲下腹。这就要射了?不是吧,我可没那么快!

他有点恼怒(都不知道在生什么气)地抬头看向Cas,却发现天使一直都默默看着自己的脸。他的手仍然不知疲倦地撸动,安慰着躁动的器官,但他的眼眸仍然保持着清澈透亮,瞬也不瞬地盯着另一双森绿的,已经被欲火烧得浑浊的眼睛。

是的,Cas一直都保持着天使该有的冷静,仅有的几次破功,(Dean不情愿地承认)也是为了自己。不管是把自己救出地狱,还是后来一次次地现身帮忙,他一直都安静地,准备伸出援手。

对,到目前为止,这只“援手”实在太棒了。

就这样过了一会儿,Dean忍了又忍的射精再次来临,高翘的小丁丁哆嗦着吐出精液,很不合时宜地溅上了Cas的米色风衣。

Cas终于把视线移开,低头看着手上的白浊Dean则想着该怎么洗掉风衣上的痕迹。

而此时一股更为强烈的火焰窜进了他的脑门,然后往下直达四肢百骸。刚发泄完的器官摆脱了蔫头耷脑的状态,又一次翘起腰杆,顶着Cas的手背。

那一瞬间他看到Cas眼里的惊异,但是他已经没空显摆(??)什么了。这一次的欲望更加强烈,欲火灼烧着他的脑子,他有点晕晕乎乎地,看着Cas犹豫地将右手再次伸出。

“还要吗,Dean?”

Cas的第三句话仍然是平静无波的语气,但是他的手也在颤抖着。他不确定地抬头看向Dean,等待着回复。

“我不知道……还有没有用。”Dean双手握拳砸在了床单上,仰头看向镜面的天花板。看到那倒映着的景象,他被自己的姿势吓了一跳,原来他已经无意识地挺腰,小丁丁亲热地蹭着Cas的手掌。

“如果没用,那要怎么做?”

Dean一直觉得“怎么做”这句话在床事上来看,只有未经人事的处子才说得出来,而他讨厌教导,更喜欢彼此都有经验的性爱。但从Cas的嘴里说出的这句话,却让他生出一股想教导天使的强烈欲望来。

真的吗?扑倒Castiel?

他费力地坐起来,强迫自己忽视下身蹭着床单而生出的舒爽感,抬头看着Cas的脸。

“Cas,你知道怎么……做吗?”Dean直直看进那双眼眸里,试图看出Cas的内心想法。“做爱?”

“据我所知,一般这种行为是指为了满足自己性需要的固定或不固定的性接触,包括拥抱、接吻、爱抚、性交等,性生活不限于性交。是夫妻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,是人类生存和繁衍的需要。”小天使流利地说着,同样忽视着Dean蠢蠢欲动的下体已经戳到了自己的手指这件事。

“Shit,我不是要你背书!”Dean忍住越来越强的,直接把面前的人扑倒的念头,伸出手去触碰着Cas冰凉的脸颊。

“你知道男人和男人怎么做吗?”

他又摇摇头,想逃避开Cas那仿佛清澈见底,洞察一切的眼神。

“不,我的意思是,你愿意,和我做吗?”

Dean抱着一股不明白是什么的情绪等待着,他没有过多地希望Cas答应他。他虽然会答应帮他任何事,但这样的要求从未有过。之前让他去找女人的念头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。

但如果Cas拒绝了……

Dean低下了头,如果拒绝了那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,不过等待那女人到来的痛苦还需要承受。不知什么时候,他居然对和女人做有点失去兴趣。

在这一秒Dean似乎思考着比宇宙洪荒还复杂的问题,为什么这么想和Castiel做?

因为这儿只有他吗,可是刚刚他才想过和女人一起解决的选择,他的确没有必要选Cas。

Dean似乎忘了有选择权的不止是他。

“好。”

不容他有第二秒的思考,小天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

Dean不可置信地抬头看他,下一秒就惊讶地发现,在自己的手的触碰下,Cas干净的脸上出现了自己的……oh shit!

“咳,那,那就好……”不知道为什么好,他赶紧用手背擦去了那羞耻的液体。

听到Cas同意了后,之前被强制忽略的欲火慢慢控制住他的思想,小丁丁磨磨蹭蹭地抬起了头。

自己明明不是这么娘们唧唧的人,Dean心想,但是在他边大力拉过Cas的手臂时,他仍然小心翼翼地询问着,“真的?”

Cas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。

他开始拖拖拉拉地脱Cas的衣服(他自己倒不用脱了),风衣,衬衣,裤子,最后Cas身上只剩下了底裤和领带。

这一过程不可谓不艰难,Dean很想干净利落地撕开,然后挺身进入的。但是,正如他之前所说的,在这关键的时刻自己变得娘们唧唧起来了。他放慢速度,就是为了看Cas的反应,看他会不会后悔,会不会拒绝。不过,面前的皮肤在领带的映衬下有一股别样的诱惑,这是他没想到的。

Cas则是没有什么后悔,拒绝的反应,他看着Dean,顺从地接受这一切,被脱得光溜溜的坐在床上,就差在脑袋上打个蝴蝶结。

Dean将天使最后的遮蔽物脱下,欲火烧着他的喉咙,嗓音嘶哑,“我开始(开动)了。”

后来的翻来覆去,Dean迷糊的大脑已经记不得多少了,冰凉但触感极好的皮肤,仿佛小猫一样撩人心弦的低吟,隐约的颤抖,沁了水汽,像蓝宝石一样闪烁的眼睛......这是Cas,在这一刻是属于他的Cas。

他爽的快飞上了天,那处后穴又紧又小,让他在征服的过程中叠加了不得了的快感。像白雪遇上了火焰,两具肉体的触碰迸发出了对身心的强烈刺激。心跳声渐渐加快,杂乱无章,犹如一种猛烈的,鼓点般的节奏。这种令人迷幻的节奏预示着一场暴风雨,让人害怕又欢愉。

最后他试图贴上Cas的唇,尽管经过了如此激烈的运动,那人的唇瓣仍然是冰冷干燥的。这个吻像是冰与火的交接,像一把手术刀即将切开一道伤口,所有的血液随时会因为这温柔甜美的吮吸而流出体外,混在濡湿的津液中。

他不满足地加深这个吻,狂野地上下同时掠夺,Cas则承受着这一切,甚至伸出舌不知所措地回应。下身仍是野兽般地奋力抽插,两人的相吻则慢慢变成了唇瓣相互厮磨,不可抑制的喘息,缺乏氧气的头晕目眩,他试图把Cas拉下这欲望的深渊,变成没有方向的不清醒,一起沉迷于这甘美的享乐。

他不想说自己好像是上了天堂,他讨厌天堂,那就是去了另一个他不曾知道的地方,美好得烟花四处绽放。

 

“Dude,我发现另一个受害者不是我们想象得那么简单,似乎不是女巫杀……Jesus Christ!!”

Dean连忙把仅有的一条被子盖在睡过去的Cas身上,转头看向立在门口的Sam,试图用正常的语气说着:“把门关上,你这个大傻瓜。”

受到惊吓的大麋鹿只能按照命令办事,猛地关上门,瘫坐在另一张床上,呼吸着浓浓的情事后气息,“你们……你们?”

Dean哈哈了几句,坐起来,不在乎自己的赤裸,把皱皱巴巴的看不出形状的衣服卷了卷,扔进了洗手间的洗衣机里面。

“羡慕吧Sammy,我都上过两个天使了,你的话,”Dean从行李中抽出一套衣服迅速地套上,挑眉看他,“呵呵。”

Sam终于从惊吓中回过神来,他转头不去看Castiel,打量着自己的兄弟,“你中了催情魔法?”

“那个会魔法的小婊子。”Dean哼了声,“你一直没回来,找不到女人的情况下我就只有……”

“Dean,你上了一个天使,还是Cas,你不怕他醒过来以后找你算账?”Sam匆匆看了一眼Cas,光裸的皮肤上映着青紫的吻痕,更别提床单上大团大团的湿润了,可想而知先前的情事是多么的激烈。

“这个……我也不知道。”Sam的疑问也是Dean心中的疑问,但是他也不想和谁讨论这个问题,自己的亲兄弟也不行。

两人默默地对视,直到Cas一声微弱的呻吟打破了沉默。

Sam猛地站起身来,不自在地耸肩,“我想我还是出去一会儿吧,买点吃的,你们聊……”

“回来的时候别忘了pie。”

无视Dean的要求,Sam关上了门,观察了一下天边的太阳,仍然是往西方坠落的。他叹了口气,走向旅馆旁边的便利店。

自己也许需要在外面呆很长一段时间。

fin

人家真的不会写啪啪啪啦不要打我

评论 ( 5 )
热度 ( 10 )

© Lelun天然理心流 | Powered by LOFTER